本站提供百度网盘资源,百度云资源,
电影,电视剧,电子书,教育,游戏,音乐,图书,图片,软件等资源

姜夔扬州慢赏析简短(扬州慢的艺术手法赏析)

宋词,是我国古代文学宝库中一朵琪花瑶草,被誉为“一代文学”的宋词虽然起源于隋唐时期的曲子词,但它直到宋代,它才迎来了百花盛开、争奇斗艳的时代。

宋词既是一种抒情文学,也是一种音乐文学。从音乐角度而言,词还是一种优美的歌曲,最初的词是配合曲谱演唱的。从演唱风格来说,词具有豪放与婉约两种不同的风格。

在宋代词坛,豪放派的代表人物是苏轼、辛弃疾、张元干等词人,而秦观、周邦彦、李清照则是婉约派的杰出代表。

有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正好可以说明豪放派与婉约派的区别。话说有一次苏轼写好了一首词,他就问一个善于演唱歌词的朋友:“我的这首词能否与柳永的词一较长短?”

朋友回答:“那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柳永的歌词舒缓轻柔,适合音质柔美的女孩子拿着红牙板打拍子,唱‘杨柳岸,晓风残月’;而你的歌词嘛,就只能是关西大汉拿着铜琵琶和铁绰板打拍子,用雄浑、铿锵的声音演唱‘大江东去’。”

话说回来,在豪放词和婉约词各逞风流的宋代词坛,有一个词人却以自身的才情和音乐方面的天赋,游离于豪放派和婉约派之外,这个人就是宋末著名词人姜夔

姜夔,鄱阳(江西鄱阳)人,字尧章,号白石道人。姜夔精通音律,长于诗词创作,对诗词理论和音乐均有深入的研究。姜夔作词讲究格律协美、语言创新、音节和谐,他的词风既不同于豪放一派的苏轼和辛弃疾,也与婉约派词人秦观、李清照等人有所区别。

姜夔对词坛的一大贡献就是将音乐与词章以完美的形式结合了起来,让词的文学性在音乐的辅助下得到了最美的体现。也可以说,他在词的文学性和音乐性之间建立了一种默契的、贴切的平衡。读姜夔的词作,既能让人徜徉在文字本身的艺术美感中,也能让人沉浸在音乐的动人旋律中。

姜夔善于创作自度曲,在音乐与词章的结合中开辟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形成独特的艺术风格。“自度曲”也就是由自己谱曲、自己填词的歌词创作形式,“自度曲”不同于照着曲谱填词,而是先写歌词,再给歌词谱曲,而且姜夔“自度曲”的原创度很高

姜夔一生创作了大量的自度曲,像描写扬州的《扬州慢》、赞咏梅花的《暗香》、《疏影》等,都是姜夔自己谱曲填词完成的词坛佳作。而《扬州慢》更是一首音乐性与文学性,思想性与艺术性结合的恰到好处的精品佳作,历来为人称道

姜夔有着强烈的入世情怀,但是他的仕途科举之路屡屡受挫,终生未能迈入仕途,布衣终生。免却了仕途的牵绊,姜夔有更多的时间去游历,他的足迹遍布合肥、扬州、无锡等地。在游历中寄情山水,在游历中体察风物,在游历中开阔视野,这也为姜夔的创作提供了不可多得的第一手资料。

有一年冬天,姜夔经过扬州,夜雪初晴,放眼望去,全是荠草和麦子。进入扬州,一片萧条,河水碧绿冷清,天色渐晚,城中响起凄凉的号角。词人内心悲凉,感慨于扬州城今昔的变化,于是创作了这首《扬州慢》。

后来词人的老朋友萧德藻听了这首词曲后,大加赞赏,认为姜夔的《扬州慢》可以与诗经中的《黍离》媲美,因为《黍离》就是一首寄托故国情思的诗歌。而姜夔的这首词作,不仅寄托了词人的故国情思,也表达了词人对历史与现实的思考。

1161年,扬州城经历了一次严重的战事,战事过后,扬州城的建筑受损严重,几乎变成一片废墟。即使经历了十五个春秋之后,当词人姜夔路过扬州时,依然能见到扬州当年经历的创伤。

当姜夔看到满目疮痍的景象后,他以忧愤的心情写下《扬州慢》。词人将扬州历史上的繁华与他的所见进行了对比,字里行间流露出沉郁的气氛。如果配合曲谱演唱的话,这一定是一首引人深思、苍凉伤感、催人泪下的作品。原词如下: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开篇三句“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历来被人传颂,原因就是谐美的韵律和抒情的文字被词人巧妙地融合在一起。“淮左名都”四个字点明扬州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悠久的城市历史文化。

扬州,又称广陵,中国历史文化名城,距今已有2500多年的历史了。扬州位于淮河以南,自古以来就有“维扬右都,东南奥壤,包淮海之形胜,当吴越之要冲”的美誉。自春秋时代,扬州便已有了城市规模。

经过历代发展,在隋朝,京杭大运河的开通,使扬州成为长江和大运河交叉点上的重要枢纽;到了唐代,扬州就已经成为远近闻名的富庶之地了。

后来南宋洪迈在《容斋随笔》中生动地记载了唐代扬州的繁荣的:“唐世盐铁转运使在扬州,尽斡利权,判官多至数十人,商贾如织。故谚称‘扬一益二’,谓天下之盛,扬为一而蜀次之也。”

《唐阙史》更是记载:“每重城向夕,倡楼之上,常有绛纱灯万数,辉罗耀烈空中。”由此可见,夜晚的城市街景以及文化娱乐的繁荣也是扬州的显著特色。唐代诗人徐凝就用“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来赞美城市的夜景。

扬州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加之深厚的文化底蕴,繁荣的城市景象,会给游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文人墨客也会写下流传千古的诗文去赞美扬州,去回忆这座给自己留下美好回忆的地方。

在历代发展的基础上,到了宋代,扬州依然是一座大都市。所以姜夔这首词的开篇三句词“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也是对扬州人文底蕴和一种肯定

而“竹西佳处”四字,是从唐代诗人杜牧《题扬州禅智寺》中的“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中脱胎而来,竹西,是一座亭子的名字,在扬州东蜀岗上禅智寺前,风光优美,杜牧曾在此处留下诗篇。

晚唐诗人杜牧在扬州度过了美好的时光,也曾写下了大量赞美扬州的诗歌。而姜夔又是很欣赏杜牧才华的,所以这里的言外之意是,连杜牧都流连忘返、赞不绝口地方,难怪词人姜夔初到扬州就会有着一番思接古人的赞美之词了

接下来的“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二句,“春风十里”并非是说一路春风拂面,这一句也是从杜牧赞美扬州的诗句“春风十里扬州路”中化用而来。

扬州往昔繁华热闹、车水马龙的道路上,如今长满了青青荠麦,一片荒凉。这是词人进入扬州城所见到的景象。扬州繁华世人皆知,可如今杂草遍地,满目荒凉。不禁使人联想当年扬州城内楼阁参差、珠帘掩映的盛况。在词人今昔对比的笔墨中,更体现出扬州昔日的繁华与今时和荒凉。

经历了硝烟,扬州原本的繁华景象如今荡然无存,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词人用“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三句给出了答案。

虽然姜夔来到扬州时距离扬州经历的那场硝烟已过去了十五年,但当年繁华的扬州城如今已然一片萧条,只剩下了荒凉的城池。

在这里,词人使用了拟人化的手法寓情于景,硝烟虽已过去多年,可连荒废的池台和古老的大树仍然对战事抱有很深的成见,物犹如此,人何以堪?一个“厌”字,写出了硝烟给扬州城带来的创伤。

“荠麦青青”四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诗经时代的《黍离》,那是一首历来被视为是悲悼故国的代表作。后人多用“黍离之悲”来表达对故土的怀念。

所以,姜夔笔下的“青青”便自然而然地铭刻了这样的一种人文记忆,也自然而然地印上了一种伤感的格调色彩,增加了青山故国入我怀的情感

上片最后三句“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大意是说:临近黄昏,凄清的号角声响起,回荡在这座凄凉残破的空城。

这凄清的号角声不仅回荡在扬州城的上空,也回荡在词人悲凉的心间。这三句,由视觉转向听觉,写出清冷的号角声只能徒然地在经历了硝烟的扬州城上空响起。词人以有声反衬无声,写出了扬州城的冷落与空寂。

上片在词人今昔对比中,在扬州城往昔的繁华与今时的荒凉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行文错落有致,音韵跌宕起伏,词义哀婉徘徊,这样极具视听效果的表达能在人的心头激发起强烈的共鸣。

在读到这几句时,尤其听到词人笔下响起的画角声时,读者的思绪也会跟随着那跨越时空的画角声回到那段难忘的历史硝烟中,也能让人透过那直击心灵的文字感受到硝烟的残酷,也会让人们更加珍视和平有多么的来之不易。

下片开头三句“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词人笔锋一转,将唐代诗人杜牧以想象的笔力引进词作中,这简直是神来之笔。杜牧,这位流连、赞美扬州的诗人,可以说是扬州繁华的见证者和亲历者。

晚唐诗人杜牧一生流连扬州、赞美扬州,他笔下的扬州繁华、富庶。而姜夔对扬州城的初印象抑或说创作的灵感,也是从杜牧的名句“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中得到的

于是姜夔便以杜牧的诗作背景,以杜牧的形象为依托,幻化出杜牧再次来到扬州城的内心震惊,这当然是词人想象的场景。姜夔引出杜牧,这一虚拟化的表现手法,让词义在无形中又形成了第二次强烈的对比

词人设想,以杜牧出众的才华、飞扬的才情和高超的艺术表达力,如果故地重游,再次来到扬州的话,他也会因眼前荒凉、萧条的扬州景象而震惊不已。一个“惊”字,不仅写出杜牧被眼前景象震惊时的神态,还表现出扬州城的今非昔比和词人触景伤怀的悲伤情感

在这跨越时空的笔法中,与前人的虚拟对话中,思接古人的叙事中,词人进一步在怀古中展开联想,来反衬今时扬州城的凄清空寂。

接下来的三句“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姜夔再一次化用了杜牧描写扬州的诗句“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二十四桥,扬州的风景名胜,在杜牧生活的时代,这里是游人如织、车水马龙,笑语盈耳的繁华景象。如今这一风景名胜虽然在词人眼前,但往昔的欢声笑语却听不到了。

一个“冷”字,将词人的视觉化为触觉,给人一种清冷的感觉:昔日歌声笑语听不到了,只有这清冷的月影在波心摇荡,毫无声息。往昔的繁华,这是一种触摸不到的、已经失去的事物。

再看词句所描述的场景,“波心荡”是动态的描写动景,“冷月无声”是静态描写,一动一静,动静结合;从视觉来说,“波心荡”是词人站在二十四桥上俯视江面的视觉体验,“冷月无声”是词人站在二十四桥上仰视夜空的视觉体验。

在一动一静的景物描写中,在一俯一仰的动作描写中,我们仿佛可以看到词人俯仰天地之间,时而低首沉吟,时而望月长叹的形象

这三句把冷清、寂静的扬州月夜与词人沉痛伤感的情怀交融于一体,创造了一个清冷凄美的意境,令人伤怀。如果配合曲调进行演唱的话,一定会是一曲音调低徊、曲调哀婉的动人心扉、感人肺腑的乐曲。

“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全词在词人的反问声中戛然而止,这反问声中又寄寓着词人多少的感慨和喟叹呢?

词中的“红药”指的就是芍药,扬州曾经遍植芍药。宋代词人王观在《扬州芍药谱》中赞誉“扬之芍药甲天下”。尤其是在扬州名胜二十四桥一带,芍药被大量种植河流两岸,每当芍药花开,便成为一道靓丽的沿河风景线。

词人前往扬州,恰值冬至日,此时不会有芍药花开,所以此处是虚写。此处的弦外之音是说,在往昔的繁华中,二十四桥边年年如期开放的芍药,总会引来一批又一批的游人驻足观赏。然而在今时的萧条中,即便这里的芍药花甲天下,即使这里的芍药花如期绽放,又有谁会去欣赏呢?

词人借芍药花,在今昔对比中,在虚实结合的写作中,又一次将自己的情感倾泻出来,也将全词笼罩在了一种悲伤的氛围中,读来让人深思

梳理全词,词人运用对比手法将扬州往昔的繁华与今时的荒凉和盘托出,词中既有“过春风十里”与“尽荠麦青青”的虚实对比,又有“桥边红药”与“知为谁生”的景情的对比,此外,还有扬州文化历史上的繁盛与今时满目荒凉的总体对比。

姜夔面对的扬州城,曾经是繁华的都市,因为经历了硝烟,致使这座历史文化名城一片萧索。姜夔将自己的所见所闻、黍离之悲、物是人非的感慨,以音乐和词章结合的方式完美地表现了出来。

词作中包含着的深沉的文字、抒情的旋律,超凡的想象、以及今昔的对比,让这首《扬州慢》具有一种凄美的、超越时空的艺术生命力。

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邮箱yeq840466@126.com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百度网盘资源 » 姜夔扬州慢赏析简短(扬州慢的艺术手法赏析)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