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提供百度网盘资源,百度云资源,
电影,电视剧,电子书,教育,游戏,音乐,图书,图片,软件等资源

故国神游的意思(纳兰容若的故国神游)

此句词律派认为北宋仄韵《念奴娇》词上片第五、六、七句当与下片第六、七、八句相应,立格为“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

即和上阙“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相应,当作“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平仄正合。

《康熙词谱》奉为正格的东坡“凭高眺远”词就是如此:“便欲乘风,翻然归去,何用骑鹏翼”。

而洪迈记山谷书作:“故国神游,多情应是、笑我生华发。”断不可作“四、五、四”断句。——洪迈所见和今天流传下来的山谷书又自不同,仍有异文,见附图:

山谷书:故国神

所以就词的格律来说当作此,这是依乐句的读法。

不过东坡词中此句“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之意应是“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这是依文句的读法。

那么此句到底应该做何断句呢?

自古至今关于此词的公案、辩论从不曾间断过,却也没有一个权威的结果。

虽然作“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合格律,但是,南宋洪迈在其《容斋续笔》卷八“诗词改字”条中引他曾见过黄庭坚手书的东坡此词有几处和流传的版本不同。黄庭坚手书此处作“多情应是笑我生华发”,有学者认为黄庭坚所写或为东坡原作,我认为绝不是,我想这应当是黄庭坚根据当时《念奴娇》流行的格律为东坡所改,因为黄庭坚手书的此词和东坡流传的版本不同的几处恰恰都是惹争议的地方,而黄庭坚手书的版本完全合音律。

黄的版本:“多情应是笑我生华发”句意、平仄都当作“多情应是,笑我生华发”,完全合格律。

山谷书:游多情应笑我

而东坡流行的版本:“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如作此断“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也完全合格律,所以,如果东坡原作句意和平仄皆合《念奴娇》流行的格律,那么,黄庭坚便无须多此一举。

因此,就因为黄庭坚这一改,我想恰恰坐实了东坡原作断句当作“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此处格律应当以东坡“凭高眺远”为正,但是既然“大江东去”如作“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如此断合律,为何山谷还要多此一举改为“故国神游,多情应是、笑我生华发”呢?

——以上附图山谷书的文字又与洪迈《容斋续笔》所记不同,想来山谷也是写过几个版本。

东坡书:故国神

词律派们忽略了此处整个句子的节奏,“凭高眺远”──“便欲乘风,翻然归去,何用骑鹏翼”句子细摊节奏为“四四二三”;再看沈唐“杏花过雨”──“厚约深盟,除非重见,见了方端的”亦为“四四二三”;山谷书──“故国神游,多情应是、笑我生华发”同样“四四二三”。

大江东去”呢?

如作──“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平仄是合,但是,句子节奏却是“四四三二”,甚至摊的更细“四四一二二”,绝不能摊为“四四二三”了。

东坡词不合律之说屡见于宋人笔记,绝非空穴来风,苏门学士晁补之虽曾为东坡辩护,说居士词横放杰出“自是曲子缚不住者”,但是这也其实承认了东坡部分词确有超出曲中格律者。

古人说:“诗无达诂。”

鲁迅说:“认真读书的人,一不可依仗选本,二不可凭信标点。”──《“题未定”草六》

最后的取舍、欣赏仍在于自己,好学深思则可得之。

我觉得有一点历来被论家所忽略:其文意与下阙第一句呼应的特点。

试看──

(遥想)公谨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东坡《送欧阳推官赴华山监酒》诗:“知音如周郎,议论亦英发。”

尺牍中也多次提到周瑜,如“周瑜雅量”,“记李邦直言周瑜”:“李邦直言:周瑜二十四,经略中原,今吾四十,但多睡善饭,贤愚相远如此。安上言吾子似快活,未知孰贤与否?

可见东坡对周瑜年轻有为早有一个响慕的因素在。

此处正用自己的“早生华发”与周郎的“雄姿英发”相对。

刘驾《山中夜坐》:“谁遣我多情,壮年无鬓发。”

东坡书:游多情应笑我

东坡很早诗中已有白发之叹,如“愁肠别后能消酒、白发秋来已上簪。”《九月二十日微雪、怀子由弟二首其一》;“良辰乐事古难并、白发青衫我亦歌。”《次韵杨褒早春》;“多忧发早白、不见六一翁。”《颍州初别子由二首其二》;“此身自断天休问、白发年来渐不公。”《和邵同年戏赠买收秀才三首其一》;“青春先入睡、白发不遗穷。” ;“老来厌伴红裙醉、病起空惊白发新。”《正月十一日病后、述古邀往城外寻春》;“年来白发惊秋速、长恐青山与世新。”;“白发相望两故人、眼看时事几番新。”《次韵刘贡父李公择见寄二首其一》;“我今四十二、衰发不满梳。”;“长江衮衮空自流、白发纷纷宁少借。”;“回首旧游眞是梦、一簪华发岸纶巾。”《台头寺歩月得人字》等等。

遥想公谨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前文已说过作如此断句看似不合音律,实在并无不妥。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作如此断句好像并无不妥,其实实与音律不合。

此处的处理我认为应当指出东坡与律不协的作法,而保留在整阙词中前后句意响应的特色。

断句当作此:──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乃东坡此词又一曲子缚不住者之处。

“故国神游”──关于此句的理解有说乃是神游故国的倒装,而历来有争论的竟是:究竟是谁在神游?是东坡?还是词中的周郎?

简直是开玩笑!

当然只能是作者在神游了,何需争论。

《说文》云:国,邦也。

故国,本意为旧都,此处东坡之意乃是指已成历史的那个朝代、政权,亦即他词中所咏吟的三国时期,更进一步则指的是这一时期的吴国。

东坡身游赤壁,眼前景像的触发、历史事件的记忆、风流人物的感召,而使得他的思想穿越时空、神游过去,才写下此首作品,神游的主体当然只能是作者。

当然,好的作品、特别是流传千古的大作,文辞语义内涵必当具有更丰富、更多意的性质,但是无论如何理解此处也应当首先是作者在神游故国,然后才可以再深一步解作作者也在想象词中的主角神游现在,则周郎笑我也好、周郎小乔笑我也罢、甚至作者与周郎小乔对笑、作者自己的自笑都在此一“笑”之中了。

古典诗词讲演集》──叶嘉莹

河北教育出版社

1997年第1版第1次印刷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这一段有人解释为:“故国”乃指四川眉山,“多情”指苏词《江神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中所悼念的亡妻。苏妻王氏亡故后归葬四川眉山,说王氏若魂游四川,应该会笑东坡年纪这么大了却一事无成,不如小乔所嫁的周公瑾年轻有为。但这样以来主题就分散了。我以为“故国”指的就是赤壁,这样主题才集中,在加上他的标题原来就是《赤壁怀古》,而且这样解释才能上承“遥想公谨当年”。所以这一句话是说,如公瑾死后有知,精神再来赤壁游历,就会看到我也在这里。周公瑾是个有情趣的人,以他多情浪漫的情趣,他一定会开我一个玩笑,虽然我们相隔千百年,他还是会笑我年纪老大,已长了不少白头发,而仍然一无所成。

可是苏东坡在“早生华发”之后却不再写悲哀而写了“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人生如梦”,人生就像一场大梦,不论得或失,古往今来的人生都是一场梦。且把千古以来兴旺盛衰的感慨,个人早生华发的悲哀都丢开,举起一杯酒,洒在江心,以酹祭江心的一轮明月。明月之光映在江心之中,那种空明的境界正与他心中的境界合而为一,起了共鸣。不管别人的赞誉诽谤,他若内心是坦然的、光明的,则毕竟是光明的。他自儋州被召回渡海时写的两句诗:“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说明的正是同一种领悟。

东坡书:早生华发

本站大部分下载资源收集于网络,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若作商业用途,请购买正版,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与本站无关。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邮箱yeq840466@126.com删除,我们将及时处理!百度网盘资源 » 故国神游的意思(纳兰容若的故国神游)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